• <tt id="xiyau"></tt>

          主題: 字體大小: 默認 特大

          裂開了。(是很深的情嗎?...)

          書名:女大三千位列仙班 上傳會員:絕密style 作者:三日成晶 更新時間:2020-12-29 23:01:07

            自從岑藍回來, 姜嘯其實一直都有種不真實感,他不敢想象當初一心成神的岑藍,會從天界專門為他回來。

            她變得熱情愛笑, 甚至會讓著他哄著他,會顧忌他的感受。

            可她越是這樣, 姜嘯就越是覺得這一切帶著如泡影一樣的虛幻感, 縱使在陽光下五光十色美麗異常,卻仿佛一戳就破。

            他極其小心地捧著,護著, 怕風吹, 怕顛簸, 甚至怕自己的呼吸聲音太大了, 會震碎。

            可是終究還是碎了。

            昨天白天才買的青衫,前襟已經被血染成一片紅, 姜嘯雙眼視物不清,雙耳一片嗡鳴, 他今天不該來的。

            指尖的流沙攥得越緊, 流失得越快, 如果今天他不來, 他就不會知道這一切, 那么他就還能小心翼翼地維護這段虛幻的泡影, 再多撐那么一時片刻。

            可他為什么要來!

            姜嘯心中升起了一陣怨恨,那怨恨不是為別的, 是對他自己, 四百多年無望的期待都已經過來, 他為何忍不住這分別幾個時辰的思念,要找來這里。

            姜嘯眼中溢滿了眼淚, 前路因他含淚而模糊不清,他雙目赤紅,那淚水藏在他的眼中,如同沁了血色般。

            他想要邁動雙腿朝前走,可是岑藍從院子里面傳出來的聲音,將他死死地釘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他一步也動不了,垂在身側的手捶了下自己的腿側,艱難地挪動了一步,就跪在了地上。

            咽不下去的腥甜嗆進了氣管,他伏在地上劇烈地咳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岑藍和紅宮神君都聽到了外面的聲音,兩個人瞬移出來,就看到姜嘯這幅樣子。

            岑藍驚得不輕,閃身瞬間出現在姜嘯的身側,“你這是怎么了!”

            姜嘯整個脊背一僵,甚至不敢側頭去看岑藍,他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憎恨自己,憎恨自己哪怕重新活過一遭,卻還是這么沒用。

            他連逃的力氣都沒有,岑藍扶著他的手臂撐著他起身,他微微站直,口鼻的鮮血卻一直在流。

            “怎么回事姜嘯,你怎么會在這里,是有人傷了你嗎?!”

            岑藍連忙輸入靈力到姜嘯的身體里,發現他內府的經脈竟然多處撕裂,這是承受過巨大壓力所致。

            紅宮神君也過來,拉住姜嘯的手腕,卻還沒等探脈,姜嘯就從他手中掙開。

            岑藍還沒有發現異樣,可紅宮神君見遍了世間太多事情,敏銳非常,自然很輕易地察覺到了姜嘯對他的抵抗,也幾乎是瞬間就根據他的反應猜到了他抵觸自己的因由。

            他嗤的一聲笑出來,后退一步,看向發現他笑了,一臉不明所以的岑藍。

            “別問了,你傷的他,快帶回去好好療傷,”紅宮嘖嘖說,“我這片兒地都被他染了血。”

            姜嘯攥緊拳頭撐著自己,內府如有刀鋒在不斷地切割,可他不想在這暗娼的面前太過狼狽,強撐得眼前陣陣發黑。

            岑藍問話姜嘯都不回答,可他傷得也確實很重,不宜在這里停留,須得趕緊找個地方給他療傷。

            “改日我再來討教。”岑藍對著紅宮說了這一句,便以容天卷了姜嘯,徑直朝著城中而去。

            他傷得太嚴重不宜即刻趕路,她要先找一間客棧給姜嘯療傷。

            姜嘯在被岑藍收進法袍之后便已經昏死過去,等到再次醒過來,他們已經在客棧里面,姜嘯坐在床上,背后靠著軟枕,岑藍抓著他的手臂,在不斷地用靈力修復著他的經脈。

            岑藍有點鬧心,畢竟好容易把姜嘯的修為提上來一些,結果這一遭也不知道怎么搞的,那點努力都白費了。

            他雖是蓮子塑身,卻已經不是天生靈骨加上妖族血脈,再如從前一般的努力,也不會一日千里。

            因此姜嘯終于醒過來的時候,岑藍第一件事就是頗為嚴肅地連珠炮問,“你為何在那里,不是將你送回焦山了?你怎么來的,還有你身上的傷是怎么回事,誰傷的你?!”

            姜嘯靠在床頭,垂眸遮蓋住視線當中的痛苦,老老實實地回答,“我是通過你教我的瞬移陣法來的,無人傷我,我只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姜嘯攥著拳頭抵住心口的位置,盡量讓聲音顯得不那么狼狽,輕聲道,“我只是太想你,我不知道……打擾了你的好事。”

            岑藍聽到他前一句還想訓斥他不自量力,分明告訴了他這陣法非是體內靈力高深,根本不得動用,焦山距離這城鎮按照姜嘯的修為御劍疾飛也要一整天,他真是不知死活不自量力!

            可是聽到他說太過想她,岑藍就忍不住心中一軟,而后又聽他說什么好事……

            岑藍對于情愛一事沒有紅宮的七竅玲瓏心,可她好歹見多識廣,也十分確認了自己對姜嘯的感情,因此很快反應過來姜嘯說的打擾了她的好事是什么。

            感情他把自己弄成這樣,氣血攻心得內府經脈撕裂多處,是來捉奸的?

            岑藍心情十分的復雜,不,應該是十分的離奇,這輩子居然也有人這般急吼吼地過來捉她的奸了。

            而姜嘯這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樣,看上去比當日岑藍踩著他飛升還要難看,他居然誤會自己和紅宮……

            岑藍張了張嘴想要解釋,可是心里被她壓抑多年的惡劣因子,又被姜嘯這一副任人宰割的樣子給勾起來。

            她把到嘴邊解釋的話暫時咽進去,手上不停地給姜嘯輸送靈力,開口說,“你既然都知道了,準備怎么辦?”

            姜嘯沒有料到岑藍說得這樣直白,他其實在等她解釋,哪怕再拙劣的借口,他都會信的,他離不開她。

            可岑藍這樣問他,姜嘯氣息紛亂地抬頭看她表情,卻因為眼中不斷積壓的水霧看不清楚。

            “你打算離開我嗎?”岑藍問。

            姜嘯下意識地搖頭,氣血再度翻涌,他喉間一甜,很快被岑藍輸入的靈力撫平紛亂的靈力,可姜嘯卻覺得他被剛才涌上來的那股血給燒傷了咽喉,他一句話也說不出。

            他根本說不出離開她的話,她知道的。這甚至不關乎什么卑微,什么背叛。

            任誰癡等了另一個人四百多年,日日夜夜的在煎熬中度過,他也絕不會輕易放手,無論因為什么。

            她知道,所以她才這么無所顧忌嗎?

            還是因為她是神……在她的眼中,自己不過是螻蟻?

            姜嘯抬手抹去眼中的濕漉,微微吸了口氣看向岑藍,他想無所謂地笑一下,讓自己不要顯得太過悲慘,然后語氣輕松地跟她說,沒關系。

            你和他怎樣都沒有關系,想要和誰也都沒有關系,只要不離開我,這些都沒有關系。

            可姜嘯說不出,他的氣血被岑藍的靈力壓制著,可他的嘴里已經被他咬出了血。

            他嘗試著勾唇,卻不知自己笑得比哭還難看。

            岑藍突然湊上前,抱住了姜嘯的脖子,她心疼壞了。

            心疼得她連身體里的惡劣都被壓制住了,她從來都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人,之所以對姜嘯動情,也只因為他這純澈到底的癡心。

            她知道他的答案,也正如姜嘯所想的那樣,因為知道才敢那么問。

            可她舍不得。

            “那個男人不是凡人,是天界神君,”岑藍說,“我和他共事,今夜是找他要雙修功法,他記不真切,我便為他搜魂尋覓,這才耽擱了些時間。”

            她干脆利落地把事情解釋清楚,抱著姜嘯嘆了口氣,“我不喜歡他,和他也沒有做什么。”

            姜嘯聽著岑藍說這樣的話,反應了片刻,突然猛地抱住了她。

            力道用得恨不能把她勒進自己的身體里,他信的,只要她說,他怎么會不信。

            可岑藍還在說,“我一生三千五百多年,沒有過其他的男人。”

            岑藍說,“只有你而已,不要胡思亂想,要紅宮神君拿雙修的心法,也是為了與你雙修。”

            岑藍把留影石拿出來,放在姜嘯手中,“不信你便自己看,這是我為紅宮搜魂的留影。”

            姜嘯失聲,死死攥著留影石,一句話也說不出,只有眼淚瘋狂地流,整個人顫抖得厲害。

            岑藍坐在他腿上,抱著他的脖子,親吻他的額頭,“你啊,怎么才能信,你也不想想,我若當真有了其他的所愛,不是非你不可,我何必非費盡周折地回到這個人間來尋你。”

            姜嘯哭出了聲,他一直都不敢相信,可是現在卻由不得他不信。

            岑藍輕聲細語道,“我知道你想什么,你從來也瞞不住我,可你也要嘗試著看透我,不然往后再出了這樣的誤會,我解釋不及時,你莫不是要自斷經脈而亡?”

            姜嘯哭得厲害,聲如黃鶯泣血,岑藍一直溫柔安撫他,等到他心情平復下來,才扳著他哭紅的臉親了親,“你不必在我面前繃得很緊,我能夠感覺到的,我以為你會慢慢好的,誰知你就知道胡思亂想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愛你,姜嘯,”岑藍說,“你知道愛對我來說有多重嗎?”

            岑藍嘆息道,“和恨一樣重。”

            和她那三千年前埋下的仇恨一樣,一旦生根發芽,便不死不休。

            姜嘯勾著岑藍的脖子吻她,因她的安撫和告白整個神魂都在狠狠悸動著。

            他真是蠢,真是蠢。

            他不該不信她的,他從今往后,絕不疑她,也絕不負她。

            不過就在岑藍縱著姜嘯宣泄情緒,與他在床上翻滾得法袍都散開的時候,姜嘯卻突然在她側頸停下。

            他咬了下她的耳朵,用一種帶著委屈鼻音的調子問岑藍,“旁人就算了,我……聽聞你和我那個天生靈骨的人族父君,有過一段情,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。”

            姜嘯微微撐起自己,眼睛紅紅地問岑藍,“是很深的情嗎?”

            岑藍本正情動,聞言表情直接裂開了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11215 3894652 MjAyMC8xMS8yMC8jIyMxMTIxNQ== https://m.clewx.com/book/202011/20/11215_3894652.html
          3788彩票网 www.zzchaguan.com:铜鼓县| www.aureliogonzalez.com:藁城市| www.jatsgreenpower.com:瓦房店市| www.cgkdw.cn:诸城市| www.my-name-is-sam.com:康马县| www.wapqe.com:三台县| www.py556.com:扎兰屯市| www.hirdavatciyiz.com:商南县| www.gangtieye.com:江津市| www.taki100.net:潞城市| www.used-staticcaravans.com:和平区| www.impresacreative.com:蒲江县| www.suntikputihdahlia.net:洮南市| www.q9878.com:乐业县| www.offreznouslolympia.com:鄂托克旗| www.1000bugu.com:醴陵市| www.nedges.com:自贡市| www.planetonegame.com:北京市| www.gillysnow.com:磐石市| www.directequipement.net:延吉市| www.intercritics.com:巨野县| www.ovomasturbador.com:中方县| www.im360b2h.com:桓台县| www.beihaihurong56.com:平顶山市| www.theminimina.com:永春县| www.5005560.com:嘉荫县| www.sidewaysmilk.com:都昌县| www.rcsellshomes.com:长治县| www.mu997.com:菏泽市| www.istanbulzemin.net:颍上县| www.menkeji.com:通海县| www.nksl-soccer.org:开原市| www.qdxiaoertn.com:辉县市| www.jtdyz.cn:五原县| www.fukuoka-m.com:梁河县| www.hithazaramovie.com:黄梅县| www.modbus-ida.com:宣威市| www.hust-hy.com:塔城市| www.xzwsst.com:榆社县| www.ajseger.com:石城县| www.cs366.com:盐山县| www.ninareviews.com:休宁县| www.bodorseo.net:罗源县| www.treasuredspotbookreviews.com:云阳县| www.cellenergize.com:揭阳市| www.h-touzi.com:那坡县| www.tjxfjzgc.com:嵊泗县| www.ccsql.com:如皋市| www.jiuyang579.com:鲜城| www.affiliatemarketingbest.com:昌吉市| www.dag9.com:肇州县| www.zckhw.cn:宜昌市| www.fsygr.cn:天气| www.ipadwallpaperhd.com:贵德县| www.hhlbw.cn:虎林市| www.mflqx.com:营山县| www.rcybgg.com:类乌齐县| www.shanggao-valve.com:济宁市| www.weijinying.com:华坪县| www.steinblogger.com:武定县| www.consumsostenible.com:平遥县| www.joannaselby.com:珲春市| www.xashanjia.com:太原市| www.mai0565.com:淮阳县| www.navette-9.com:宁波市| www.loveyourvideo.com:桃源县| www.uae-abandoned.com:长宁县| www.dogfriendlyuk.com:湖南省| www.adlibeatum.com:平陆县| www.chinawdtz.com:东乡族自治县| www.19-2.com:恩平市| www.benhvienungthu.com:明光市| www.lainiyin.com:泸州市| www.66356gg.com:沁水县| www.fullhouseprinting.com:永宁县| www.commandotech.com:舟山市| www.zzjinbowei.com:崇阳县| www.guggamugga.com:武乡县| www.buchuebersetzungen.com:滕州市| www.gythe.cn:昌邑市| www.vfrsballooning.org:防城港市| www.sz-jhdz.com:东莞市| www.szjlufe.org:沁源县| www.187296.com:观塘区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