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t id="xiyau"></tt>

          主題: 字體大小: 默認 特大

          第 56 章(老余家的門,你怕是進不得...)

          書名:是心跳說謊 上傳會員:一抹陽光 作者:唧唧的貓 更新時間:2020-12-29 21:42:11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流星劃過的夜晚, 陳逾征坐在石頭上,神情無比認真,對著夜空許下這個奇葩的愿望。

            說完之后, 他又轉頭, 去瞅余諾。

            她簡直驚呆了。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。

            怎么會有人怎么沒下限...仿佛完全不知羞恥為何物。

            陳逾征英俊的臉上滿是坦蕩, 笑了笑,甚至還問她:“你覺得,老天爺能聽到我這個愿望嗎?”

            余諾憋了半天, 丟出一句:“你去問流星雨吧。”

            下山后, 余諾坐上車。她低頭, 把副駕駛的安全帶拉上, 忽然想到之前忘記的問的事, “對了,你怎么突然換車了?”

            半天,陳逾征才回:“之前的車, 我開不了。”昨晚不是還好好的嗎...

            余諾:“為什么?是哪兒壞了嗎?”

            “一坐上去, 我腦子里想的,都是要打馬賽克的事情。”陳逾征嘆了口氣,“我怕出車禍。”

            余諾住嘴了。

            *

            看完流星回家已經兩三點, 余諾隨便洗漱了一下,躺在床上, 定了個鬧鐘。

            結果第二天還是睡過了。

            余戈敲了幾次門喊她出來吃飯。

            余諾困得不行, 眼皮像是被用502膠水粘住一樣。她在床上磨蹭了五分鐘,掀開被子下床。走到餐廳, 她用手背揉了揉眼睛, 桌上已經擺好了外賣。

            余諾拉開椅子坐下,打了個哈欠, 聲音含著濃濃的困意,“對不起啊哥,我今天起晚了,來不及做飯了。”

            余戈:“昨天幾點回來的?”

            她遲鈍地點了下頭:“嗯。”

            “嗯什么嗯,問你幾點回來的。”

            余諾反應了會兒,把眼睛睜開了一點:“我兩三點回來的。”

            看余諾拆開筷子,余戈忽然道:“你脖子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    余諾手上的動作一頓,后知后覺地抬手摸了摸,神志清醒了大半:“我脖子,怎么了嗎?”

            余戈皺眉:“你是什么過敏了?”

            昨夜的回憶瞬間涌現,她磕巴了一下,努力維持著平靜的表情:“我昨天不是去山上看流星雨了嗎,可能是被山上的蚊子咬了。”

            余戈哦了一聲,垂下眼,也沒多問。

            兩人安靜地吃完一頓飯,余諾坐在余戈對面,時不時偷看一下他的表情,食不下咽。

            余戈察覺到什么,有抬頭的動作,她又迅速低眼,假裝往嘴里扒飯。同時,心里搖擺不定,到底要不要跟余戈坦白。

            她一直騙他,內疚感也越來越重。每一個謊言都要用無數個謊去圓,說不定哪天就被拆穿。但現在就把所有事情都坦白,余諾也拿不準事情會變成什么樣。

            掙扎了一會,余諾還是決定再準備一段時間,找個合適的時機,再跟余戈談談。

            反正...他已經知道她喜歡陳逾征的事情,勉強算是一點緩沖。

            吃完飯后,兩人一起收拾著桌上的快餐盒。家里的門鈴突然響了,余諾跑去開門。

            快遞員看了看門牌號,找出一個包裹:“Fish?”

            余諾:“嗯,是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報一下手機尾號。”

            余諾報了余戈的手機尾號后,拿過快遞,扁平扁平的,不知道是個什么玩意。她把門關上,喊了一聲,“哥,你有個快遞,我幫你拿了。”

            余戈走過來。

            余諾遞給他:“這是什么?”

            余戈盯著這個快遞袋,先是迷惑,緊接著想起什么,表情出現了瞬間的別扭。他咳了聲,極不自然道:“給你的,拿著吧。”

            余諾好奇:“我的?”

            余戈嗯了一聲,轉身,快步回到房間。

            余諾一頭霧水,使了點勁,直接撕開快遞的包裝袋。還有層塑料封膜。

            好像是...一件衣服?

            余諾隨手將拆下來的袋子丟進垃圾桶,把衣服展開。

            正面有一條魚,是余戈粉絲設計的標志。

            她又把衣服換了個面,看到背后一行英文字母,頓在原地。兩秒之后,余諾看了看余戈緊閉的房門,無聲地笑起來。

            ...

            ...

            休息幾天后,最后一場冒泡賽打完,綜合春季賽的積分,去總決賽的隊伍都定下來。LPL三支隊伍的出征儀式就在下午,晚上還有個酒宴。

            余戈回了幾條消息,在房間里換好隊服。

            余諾盤腿坐在客廳沙發上,看著學習資料。

            余戈腳步停了停,“你今天跟我去么。”

            “是你們的出征儀式嗎?我等會在電視機看直播就行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晚上你一個人在家吃?”

            余諾想了想,離考試還早,她最近也沒什么事,從沙發上爬起來:“那我跟你一起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余諾跑去陽臺上,拉開玻璃門,用晾衣桿把昨天剛洗的T恤收進來。

            余戈注意到她手上拿的衣服,“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“我今天就穿這個。”余諾笑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余戈在外面等她換好衣服。

            余諾扎了個馬尾,特地搭配了一下,選了一條和T恤正面的魚同色系的藍色格紋裙。

            把梳妝臺上的手機香水充電線裝進包里,余諾又檢查了一遍,確定沒落東西后,拉開房門出去。

            余戈的眼光落在她身上的衣服上。

            余諾低頭也看了看自己,欣喜道:“怎么樣,哥,好看嗎?”

            余戈撇開目光,別扭道:“還行吧。”

            和OG的人會和后,阿文是第一個發現余諾這件衣服不對勁的。他眼睛睜大,指著她背后那個英文,“Love Fish Forever??這什么鬼啊。”

            余諾認真回答:“這是我哥的應援T恤。”

            Will憋了憋,也忍不住笑,“妹妹,你可真是余戈的貼心小棉襖。”

            余戈壓根不搭理他們調侃。

            休息室是官方統一準備的大間,OG的人最先到。其余人還在化妝,Will閑的沒事,過來坐在沙發上,跟余諾聊天。

            其余兩個隊伍的隊員也推門進來。

            陳逾征正在和Killer說話,他頭上戴著個棒球帽,視線受阻。Killer眼尖,環視了一圈后,撞了撞旁邊人的胳膊:“余諾,看,余諾!”

            陳逾征眼一瞥。

            Will坐在余諾旁邊,也順著她的視線,轉過頭,剛好撞進一雙黑沉沉的眼。他和陳逾征不過點頭之交,話都沒說上幾句。

            他們隔著來去的人群對視著,Will率先收回目光。

            他有點莫名其妙,回想了一下,他干啥了嗎?剛剛這人看著自己怎么有點攻擊欲?

            見余諾沖著陳逾征笑了一下,Will問,“妹妹啊,你和Conquer很熟嗎?”

            余諾:“嗯,差不多。”

            Will哦了一聲,又問:“那你在TG工作,有沒有受誰的氣?”

            “沒有呀,為什么突然問這個?”

            “就那個Conquer...”Will糾結了一下,“他這人就很一言難盡...你懂我意思吧?之前我在站魚跟他一起打過表演賽,我沒招誰惹誰的,他在對面瘋狂挑釁我。我后來就尋思,他估計特別討厭你哥,所以對OG的人都有特別大敵意。”

            余諾:“........”

            她遲疑了一下,“應該不會吧?難道是,你們倆之前有什么過節?”

            Will不以為意:“我和他能有什么過節?”

            這時,手機收到一條消息。

            Conquer:「來了怎么不告訴我?」

            余諾:「臨時決定來的,沒來得及跟你說」

            Conquer:「你現在是有男朋友的人,注意跟異性保持點距離。」

            看完這條消息,余諾抬起頭,去找陳逾征的人。

            他坐在化妝鏡前,工作人員彎著腰,手上正在給他做發型。

            從鏡子的反光里,陳逾征低眼,慢吞吞地拿著手機打字。Conquer:「少跟那個雞冠頭講話。」

            雞冠頭?

            余諾第一下還沒反應過來,忽然注意到旁邊Will的發型。

            他頭發有點短,兩邊都剃平了,今天不知道中了什么邪,讓造型小姐姐把他中間的一簇頭發全部被發膠堆起來,看著確實有點像雞冠。

            余諾被陳逾征的毒舌逗笑了。

            Conquer:「我看他不順眼很久了」

            余諾剛剛聽Will說了一頓他的“壞話”,這會又收到陳逾征的“警告”。她一頭霧水:「他怎么了?」

            Conquer:「第一次跟我出去約會,你就帶著他,成心氣我么?」

            第一次約會?

            他們什么時候約會帶上Will了?

            余諾在腦子里回憶了一番。

            思索半天后,終于確定了陳逾征口中的第一次約會。

            應該是星巴克那次。

            前幾天她腳摔了之后,陳逾征送她去醫院。她不想欠他人情,所以請他吃了頓飯。剛好是Will開車送她去的。但那個時候,她和陳逾征都不怎么熟。

            余諾想笑又忍住了。

            陳逾征有時候還挺小心眼的...吃的一些陳年老醋真是莫名其妙。

            ...

            ...

            出征儀式慣常只是走個流程,幾支隊伍上臺亮個相,弄一點儀式感出來,順便給粉絲來現場見見自己心愛選手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結束后,差不多下午五六點。

            OG的人從場館里一出來,立刻被守候已久的粉絲包圍。余戈戴著口罩,本來走在隊伍末端,低聲跟余諾講著話,商量過幾天去給奶奶掃墓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激動的女粉們發現他后,叫了一聲,朝著他的方向涌過來。

            保安只有幾個,顧前又顧不了尾。繼OG之后,后面出來又跟著出來了TG的人,原本等在另外一邊的粉絲也紛紛沖過來。保安束手無策,只能在旁邊干吼,但根本阻止不了混亂場面。

            余諾就站在余戈旁邊,腳被幾個人踩到。人實在太多,她本來想先出去等著,艱難地移動了一會,快到邊緣的時候,被女粉絲無意識地推搡一下,身子搖晃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余戈注意到她的動靜,眼疾手快,想要穿過人群拽住余諾,結果還是晚了一步。

            旁邊剛好是TG的幾個人。

            陳逾征一早就注意到了余諾,眼睛一直往她那邊看。心不在焉地應付著粉絲,拿起筆,迅速地給幾個人簽完名。

            保安吃力地把粉絲和TG的隊員分開。

            余諾跌跌撞撞地從人群里擠出來,差一點就跌倒的時候,被一個人接了個滿懷。

            陳逾征跟旁邊的要合影男粉絲說,“哥們,讓讓,別踩到她。”

            余諾靠著陳逾征撐著,站穩了身子。

            他們姿勢太親密,有幾個女粉絲也愣住了,互相對視了幾眼。

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余戈也從粉絲堆里擠出來,查看了一番余諾:“你沒事吧?”

            “沒事。”

            眼神一飄,察覺到陳逾征手還放在她腰上,余戈不耐地跟他對上視線,“你有什么事?”

            安靜一會,陳逾征笑笑,把余諾松開,聳肩,“沒事了。”

            余戈拉過余諾的胳膊,把人帶走。

            見到他們上車的背影,Killer感慨地摟住陳逾征的脖子,跟他耳語:“征啊,你看看你這個大舅哥,這他媽可太兇了,你以后能招架嗎?雖說追到了妹子,但路漫漫其修遠兮啊!老余家的門,你怕是進不得了!”

            奧特曼在旁邊幸災樂禍:“陳逾征,你到時候試著在余戈面前跪個三天三夜,看他會不會讓你進門。”

            陳逾征甩開他們倆的手,煩躁道:“滾遠點。”

            *

            到了吃飯的酒店,余諾還是跟OG的人一桌。

            TG在旁邊,隔得近,就連奧特曼和Killer玩游戲吆喝的聲音這邊都能聽的一清二楚。

            阿文嘆了一句:“唉,現在的年輕人,精力就是好。”

            余諾胃口小,飯吃了兩口就差不多飽了。余光忽然瞥到旁邊桌有人起身。她悄悄側目,眼神追隨陳逾征了一段。

            過了會,放在桌上的手機震動。她偷偷摸摸地拿起來,看了眼。陳逾征發了張照片。

            Conquer:「過來」

            余諾:「?」

            Conquer:「來偷情」

            余諾:「我現在跟我哥在一起......」

            Conquer:「?」

            他發了三四個滿腦子問號的表情包以示不滿。

            余諾嘴角一彎。她把手機收起來,跟余戈打了個招呼,小聲道:“哥,我去上個洗手間。”

            余戈嗯了一聲。

            遠遠地,見他站在甬道的轉彎處。酒店的地毯都是消音的,她悄悄走上去,站定之后,抿著一點笑,忽然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“陳逾征!”

            陳逾征回頭。

            余諾笑容燦爛:“怎么樣,被我嚇到沒?”

            他倒退兩步,靠在墻上,情緒不太高:“沒有。”

            剛剛桌上被奧特曼和killer合伙灌了大半杯白酒,這會兒酒意上頭,陳逾征眉目放松,顯得很溫馴。不過他酒量好,也沒醉,就是想見見她。

            陳逾征看了會她,“你身上這件衣服,還挺刺眼的。”

            余諾:“?”

            “轉過去。”

            余諾不知道他要干什么,還是聽話地轉過身,“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他眼睛瞇了瞇,念出她背后的英文單詞:“Love,Fish,Forever?”

            她又轉回來,給他解釋:“這是我哥的應援T恤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有點嫉妒。”

            余諾:“嫉妒,什么?”

            陳逾征就靠在墻上,眼皮輕掀:“我女朋友,穿其他男人的應援T恤在我面前晃悠,這像話嗎?”

            余諾好聲好氣:“這不是其他男人,這是我哥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哥就不是男的了?”

            余諾被他的詭辯弄得無言。

            陳逾征繼續找茬:“我不僅嫉妒,我還有點生氣。”

            余諾有點無奈。

            他一副沒得商量的樣子:“你想個辦法,怎么讓我消氣。”

            余諾配合他耍小性子。想了一會兒之后,提議:“不然,我改天請你吃頓飯?”

            陳逾征揚了揚眉:“你當我是叫花子呢,就這么打發我?”

            余諾笑場,戳了戳他的手臂:“那你說一個。”

            陳逾征半垂著眼,眼睛向下瞧她,下巴卻是抬起的,一副刻意冷淡的模樣,“親我。”

            余諾:“.......”

            余諾比他矮一個頭,今天又穿的平底鞋。她踮了踮腳,勉強伸手夠住他的肩膀。陳逾征又像故意為難她一樣,壓根不動,也不遷就她的高度。

            她有些喪氣:“你太高了,我親不到。”

            陳逾征神情依然高傲:“自己想辦法。”余諾跳了一下,快速親了一下他的下巴,又退開:“親了,可以了嗎?”

            “你覺得呢?”

            陳逾征終于伸手,攬過余諾的腰,蠻橫地把她壓在墻角,低頭去尋她的唇。

            ...

            ...

            這里來來往往上廁所的人多,怕有經過的人撞見這一幕,余諾沉淪在他帶著點酒意的吻里,又突然清醒過來,推了推他:“等會有人看見了怎么辦?”

            陳逾征她摟在懷里,下巴擱在她肩上,熱氣呵出來:“看見就看見唄,我抱抱我女朋友還犯法?”

            余諾察覺到他有點賭氣,也不知道為何,只能安撫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不開心嗎?”

            “是啊,你今天一直跟你哥待在一起,剛剛還對著那個雞冠頭笑。”

            “中彩票的都沒見有你這么高興。”

            余諾實在想不起來自己有這么高興過。

            又覺得陳逾征這么稱呼Will實在很搞笑。不過他現在似乎是真情實感地在指責她,余諾也不敢笑,只好哄著他:“我應該是見到你所以才高興的。”

            身后突然傳來一道冷到掉冰碴的熟悉聲音:“余、諾?”

            余諾渾身一僵,混沌的神志像被閃電劈開一樣。

            她反射性地推開陳逾征,從他的懷里鉆出來,轉過頭。

            這可能是余諾整個人生中,經歷過的,最煎熬的時刻,沒有之一。

            余戈、阿文、Will三個人,就站在兩步遠處,直直瞧著他們。

            阿文本來還在遲疑,見陳逾征懷里的妹子真的是余諾,被嚇了一跳,酒都醒了大半:“你們倆,這是在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Will倒退兩步,驚悚地喃喃了句:“操,小棉襖漏風了....”

            余戈深呼吸一下,掃過她脖子上的紅痕,然后牢牢盯住陳逾征,一字一頓,“你不要告訴我,他就是山上的那只蚊子。”

            余諾:“.......”

            她下意識攥著裙擺,根本無從思考,更不知道該說什么。

            時間沉默推移,在長達三分鐘的無聲對峙后。

            陳逾征扯扯嘴角,從容地理了理衣服,然后站直身子。他上前一步,輕輕松松攬過余諾的肩膀。

            余戈盯著他,額角一跳,在爆發的邊緣隱忍著。

            “說起來大家估計都有點尷尬。”陳逾征清了清嗓子,口吻隨意,“不過,事情就是你們看到的這樣。”

            眾目睽睽之下,陳逾征沖遠處站著的余戈,極其自然地喊了一聲,“哥。”

          11111 3894611 MjAyMC8xMS8wMy8jIyMxMTExMQ== https://m.clewx.com/book/202011/03/11111_3894611.html
          3788彩票网 www.nigumian.com:克东县| www.globalryb.com:土默特左旗| www.913820.com:交口县| www.arnatour.com:宾川县| www.jlxrny.com:怀安县| www.searchvidz.com:尼勒克县| www.sitegrindermastery.com:汽车| www.maluna-lighting.com:江都市| www.im-cosmetics.com:伊川县| www.gotta-go-fast.com:崇义县| www.simuladorpoupanca.com:阿拉善右旗| www.huangbaodi.com:页游| www.calentopia.com:广昌县| www.mfhmn.com:象州县| www.witbankguesthouseaccommodation.com:绥阳县| www.carpetgalleryny.com:拜泉县| www.liuxiaozhou.com:湘乡市| www.shfyhg.com:昌都县| www.omegastresser.com:白沙| www.chessul.com:巢湖市| www.chinazstv.com:虎林市| www.szhsmh.com:保定市| www.beyond-destiny.com:广元市| www.dhc-net-cn.com:苗栗市| www.7088t.com:河东区| www.cufeedulx.com:车险| www.huoyuanch.com:聊城市| www.ivanerofeev.com:广安市| www.sihaicsw.com:陇川县| www.woodendollhousereviews.com:阿图什市| www.coulsounds.com:宁强县| www.uggaugga.com:上高县| www.leg7.com:泸水县| www.motonitro.com:枣阳市| www.antski.com:伊宁县| www.thebasketgourmet.com:彭州市| www.q8685.com:苏尼特左旗| www.mwxnh.cn:桃源县| www.monobin.com:英超| www.glad4health.com:阜新| www.iot-online.net:霍林郭勒市| www.anthemgamegroup.com:晋宁县| www.shguwanpm.com:巴楚县| www.euqtn.com:策勒县| www.sz-jhdz.com:错那县| www.vermord.com:东源县| www.gx-dg.com:通江县| www.desertridgesuperblock7north.com:堆龙德庆县| www.xchongqing.com:凤庆县| www.blackspaceidp.com:黄陵县| www.ircdzone.net:辽阳市| www.curtisdemarce.com:新竹县| www.chord-tutor.com:寻乌县| www.curtisdemarce.com:突泉县| www.bakedandbranded.com:德阳市| www.themossmagazine.com:克山县| www.checkloansijjxr.com:邻水| www.pervij.com:白银市| www.henglian-sh.com:九江县| www.zhanxun56.com:梁河县| www.mf-moto.com:永和县| www.108ccc.com:西平县| www.shyanggang.com:秦安县| www.supplementstestosterone.com:平原县| www.extrapolater.com:莲花县| www.bushenev.com:菏泽市| www.gangtieye.com:阳春市| www.70088z.com:什邡市| www.escortseoservices.com:玛纳斯县| www.jslhsx.com:惠州市| www.j5dd.com:衡水市| www.huangbaodi.com:时尚| www.3dcursors.com:廉江市| www.chameleon-dating.com:合肥市| www.cwsgw.cn:司法| www.exteni.com:滕州市| www.izhuoji.net:潜江市| www.xiexiaosuan.com:化德县| www.chenabtimes.net:台中市| www.exoovnis.com:石柱| www.hand-code-directory.com:普格县| www.bestcasinoslot.net:龙里县| www.1663pj.com:房产| www.afewbestmen.com:邢台市|